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文化 > 风采我们
兴旺娱乐 -改革不停歇 绝处谋新生——核四院建院60周年纪实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8年05月09日

  从坐落在南方崎岖丘陵中的我国最早发现和勘探的铀矿山711、712、713矿,到位于广袤西域的我国首个绿色千吨级天然铀生产基地蒙其古尔铀矿,我们 第四研究设计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核四院)一路参与其设计乃至铀矿冶退役工程设计,在60年的建院历程中,从备战备荒到改革开放服务市场经济发展,再到当今的绿色高效发展,她既是我国经济改革和转型的亲历者,也是践行者。

  核四院于1958年在北京成立,是新中国组建的第一个、也是全国唯一的铀矿冶设计单位。院址数次变迁,从北京到南昌、衡阳,再到石家庄,其业务范围也从单一的铀矿冶设计拓展至今天的军民融合、多元发展的业务新格局。在60年的奋进中,既有敏锐果敢的抉择,也有壮士断腕的勇气,还有开放拥抱变化的姿态。

  最初20年

  从“无”中生“有”到“改”“创”最优

  “我们有丰富的矿物资源,我们国家也要发展原子能。”当时中央领袖的一句指示,我国铀矿事业发端。在初创时期,和其它领域一样,核四院的技术人才和建设经验都不甚充足,科研人员是从其他行业调过去的,还有一些是从苏联归国的留学生。依照当时冶金部的指示,核四院于1957年开始着手设计第一批铀矿冶工程即“五厂三矿”中的“三矿一厂”——711、712、713矿和272厂,根据合同,苏联负责初步设计,核四院负责施工设计。

  “当时的任务可以用‘新’、‘高’、‘急’、‘难’四个字来概括。第一批工程设计以‘抄’为主,大家边学边干,通过消化吸收苏联专家的专业知识,我国铀矿冶工程设计从‘无’中生‘有’。”核四院总经理陈军利说道。攀援陡崖下现场、借助烛光爬图板,设计人员们勇毅果敢,快速行动,为我国铀矿冶厂矿设计出一张张珍贵的图纸。其间,我国生产出第一批UO2,手中有了“粮食”,核工业也有了后续发展的底气。

  在苏联专家骤然撤离后,核四院和核工业的其他诸多科研院所一样,身处无援之境,却并未停下前进的步伐,而是致力于自力更生。“在1963年的第二批铀矿冶工程设计中,核四院对在苏联专家指导下做的第一批设计中开采冶炼工艺与设备不合适的地方加以改进,‘改’是那一时期的关键词。而1967~1978年的第三批铀矿冶设计则以‘创’为主,核四院结合我国铀矿特点和需求,在第二批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变合适为最优。”陈军利说。

  在这最初20年开疆拓土、艰辛创业的历程中,核四院逐步掌握了一整套铀矿冶工程设计技术和管理方法。由于核四院在整个链条中发挥了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我国完整的铀矿冶工业生产体系也在这一时期得以建立,为“两弹一艇”和核工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初次改革

  从“断粮”到第一次“拓展”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以及党和国家工作重心的转移,党中央提出“国防和军队建设要服从服务于国民经济建设”,兴旺娱乐 全面贯彻“保军转民、军民结合”的方针,核四院也开始审时度势,谋求“二次创业”的路径。

  改革总是伴随阵痛,新项目少了,一大批铀矿山关停并转,核四院被迫“断粮”。对于军工企业来讲,此时唯有求变才能再度逢生。而改革开放的诸多政策为转型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为了扩大单位自主经营权,自1983年起,国家推行技术经济责任制,在推行这一制度的过程中,核四院的市场意识不断增强。1984年,市场经济的大门已经逐步打开,核四院正式实行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财务收入由拨款改为勘察设计收费,这一改革深刻颠覆了我们的传统思维,一时间,核四院再也不局限于盘中之物,而是在许多领域都谋篇布局。”陈军利说。在那一时期,核四院开始了业务领域的第一次拓展。

  由于铀矿冶工程设计是核四院的优势专业,向专业邻近领域拓展成为了他们的变通之路。“为了适应形势的变化,我们派出人员去高校学习,以求向邻近专业转行,如采矿工艺专业利用与制药厂制药过程相似的技术优势,选择在医药化工领域的工程设计上发力。军用土建转行为民用建筑,我们取得了工业与民用建筑等行业的全国甲级设计证书。接着,核四院抢先成立四达监理公司(工程承包部)和岩土工程公司,并获得全国首批甲级建设监理资格证书,成为全国第一个承担核电工程监理的公司。” 陈军利回忆当时的情形时说。由于有核工业这一根深的“大树”作为依托,核四院的产业得以在他处延伸,并逐渐枝繁叶茂。

  深入改革

  全面减负 轻装上阵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大力发展核电,天然铀产业也得以再度发展。这一时期,核四院确立了“一业为主,两头延伸,多种经营,进入核电,办好分院,走向国际”的发展思路。“这是我们根据自身在设计、管理上的优势和潜力提出的更为明确的思路,具体来说,以‘设计’为主业,向设计的前头延伸,开发工程勘察、工程咨询等业务;同时向设计的后头延伸,进行工程监理、监造。多种经营则是进军核电、民品、工程等多个领域。而办好分院则使核四院极大地扩大了自身的开放性。”陈军利说道。

  国家沿海沿江沿边和东中西的开放政策对核四院来说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机遇,1992年成立深圳分院之后,核四院又相继成立了北海分院、上海分院、北京分部、烟台分院、珠海分院、厦门分院、黄骅分院。“通过设立这些分院,我们不仅在异地承接了设计任务,增加了经济收入,还将沿海发达地区的先进管理、技术理念和经验带回了院本部,使核四院的整体发展上了一个台阶和水平。”陈军利分析道。

  这一时期,思想观念的与时俱进让核四院走在了集团前列,而他们在20年前推行的许多改革策略在当下的国有企业改革中仍然可见踪影。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国家全面放开勘察设计市场的新形势下,核四院将其与较早开放地区的企业打交道获取的经验运用到了企业改革中,按照“加强生产一线、强化职能部门、剥离后勤服务、干部实行聘任、富余人员分离”的思路,核四院启动了新一轮改革。

  “企业需要轻装上阵,从事主业的人数量有限,但经常是辛辛苦苦赚了一元钱,八毛钱却用在了大量辅助业务开支上。”陈军利说。于是,核四院在主辅分离、辅业改制的基础上,进行资产重组、主业改制——对部分人员给予买断工龄补偿,而生产辅助部门计算中心和文印服务部则联合改制为河北四达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重组

  异军突起,向“设计总包”转型

  随着国有企业改革逐步推进,2000年国务院批准核四院由事业单位改为科技型企业,这也是集团公司中参与此项改革最早的一批。“铁饭碗丢了,事业单位的帽子不保,员工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对于企业来说,切断了退路,大家才能走得更快。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陈军利的话掷地有声。

  2008年10月,为响应集团公司“集团化运作,专业化经营”的战略需要,核四院涉核电人员、资产、资质成建制划入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这一次改革触及了许多员工的利益,毕竟被划走的资源是多年苦心经营的成果,但核四院人选择了以大局为重,以发展为重,坚守了下来。核四院在主业资产重组后回归铀矿冶主业,并改制为我们 第四研究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于2009年6月19日正式对外挂牌,这时核四院完全成为现代企业走向了市场。

  一次次的置之死地,都没有击垮核四院人。“打不垮、拖不烂,给点阳光就灿烂。”兴旺娱乐 党群工作部主任张昌明曾对核四院作出过这样的评价。而“团结、创新、高效、优质”的核四院精神却从千锤百炼中孕化而出。由于经营触角随着市场的变化顺势延伸,核四院成为集团公司下属单位中市场化发展较早、参与市场竞争度较高的单位,并且由于营收位居前列,核四院也成为了集团公司改革的一面旗帜。

  功成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虽然公司的优势产业在资产重组时被剥离,但核四院为兴旺娱乐 专业化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对于其自身来说,在寻求多元发展的同时由于广泛开拓和突破,提高了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也为公司赢得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和机遇。

  如今,核四院各个领域都逐步崛起,有些领域还有异军突起之势。医药工艺设计已成为我国医药化工工程设计的佼佼者,作为核四院的支柱产业,其行业地位位列全国前三,是全国唯一一所医药系统外院所进入排名;在民用建筑领域创造出四达监理这一核工业优质品牌;施工图审查使其成为集团公司当前唯一具备涉核审图资格的技术服务单位……成果不胜枚举,核四院共取得了设计、咨询、监理、施工图审查、造价咨询等工程资质55项,其中29项为甲级资质,成为兴旺娱乐 下属单位中拥有资质数量最多、业务覆盖最广的单位。

  在国际业务方面,核四院也取得了一些有目共睹的成绩。2016年,核四院作为设计总承包方建成了中美核安保示范中心亚太地区乃至全球规模最大、设备最全、设施最先进的核安保交流与培训中心,可为亚太地区各国提供系统、全面的核安保教育培训;参与阿尔及利亚比林研究堆升级改造的设计总承包工作;与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厂签订土建安装工程咨询服务合同,总金额8700多万元,成为核四院国外工程经济的最大合同,也是兴旺娱乐 国外同类合同的第一大单。核四院也由此开始了由工程设计向设计总承包的转型。

  谋新

  体制改革再深行

  2015年,核四院根据国内形势及时调整发展思路,将发展思路明确为“立足地矿保地位,拓展领域求发展”,经营理念确定为“以核为本,军民共进,多元发展”。在当前和未来的一段时期内,核四院将以天然铀和核环保工程技术服务业务为核心,以军民融合式发展为使命,以股份制改造为思路,通过完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激活发展活力。“这是核四院积极适应国家政策的一次调整,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是新常态下经济发展的要义,而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以供给侧改革为主线,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陈军利说。

  为此,在中国铀业提出的“三标杆”要求和“四新”理念的基础上,核四院根据发展需求提出“五化”理念,即用国际眼光和先进理念推动我国铀矿山实现资源利用集约化、采冶方式科学化、生产管理数字化、设施本质安全化、环境生态和谐化的先进发展模式。“我们打造出了绿色矿山标准化的典范蒙其古尔矿山,而正在建设的通辽铀业则是更加符合五大理念的矿山。铀矿冶三维设计、铀资源评价、铀尾(矿)渣处置及安全技术监督等方面核四院都走在行业前列。在核环保和核技术应用大发展的机遇当前,公司将大力开发核工程、核三废、核安保这一涉核板块。”陈军利说。

  改革尤其是体制改革还需向深行,在陈军利看来,目前公司产权归国有,且投资主体单一,虽然通过探索“虚拟股份激励”试点,使管理骨干和技术骨干中持有一定“虚拟股份”并在年底分红,给与了骨干更多激励,也创造出更大价值。但是虚拟股份激发力度还不够大,下一步核四院将通过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民营或个人资本、技术,实现股权多元化,更大地激发企业活力。

  目前,由于我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市场竞争更为激烈,核四院也将市场开发任务细分为“四个板块”,即涉核板块、民品板块、环保板块、工程板块,分别进行突破。“我们会充分发挥公司深耕民品市场的经验,在医药化工、民用建筑、市政工程等领域打造民品品牌;目前,核四院新成立的我们 华夏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正在参与雄安新区的环保领域建设;在工程方面,做好工程监理、监造、造价咨询和工程总承包。我们的目标是在2020年,建成国内一流天然铀研究设计公司,2025年,建成国内一流天然铀研究设计型工程公司,2030年,建成世界一流天然铀研究设计型工程公司。”(宁菁菁)

【打印】 【关闭窗口】